皮皮虾科普网

皮皮虾科普网
分享国内外科学知识
皮皮虾科普网-国内外科学-科技-科普

选举的细节|邮寄投票如何影响2020年美国大选?

更新时间:2020-09-11 11:56点击: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选民担心到投票站现场投票恐有感染风险,预计会大规模转向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进行投票。有调查预估,今年大选将有超过半数的选民选择邮寄投票(大约8000万张选票),而2016年邮寄投票的比例仅为四分之一。

  显然,特朗普认为邮寄投票对其不利。他对此大加诟病,7月还曾发推文称,“全面邮寄投票”(universal mail-in voting)将导致美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选举舞弊,他主张推迟大选,直到人们可以安全放心地投票。

选举的细节|邮寄投票如何影响2020年美国大选?

  此后,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又抛出一系列抨击邮寄投票的言论,甚至宣称会有20%的虚假投票,最近还鼓动支持者进行现场和邮寄的“二次投票”。

  与此同时,美国邮政局为了降低亏损实施了一系列改革,例如撤销一些地方的邮箱网点、停止部分加急派送服务、缩短员工工作时间、提高邮资费用,等等。这意味选民投票成本提高和邮寄投票的派送速度放缓,一些邮寄选票很可能无法在开票日之前抵达选举机构,导致选票失效。

  为了确保投票顺利开展,曾力推35亿美元的邮政纾困支持计划,但被特朗普否决。 不少媒体和民众认为,这是特朗普及其团队在有意干预邮寄投票,涉嫌选民压制(voter suppression)和剥夺公民选举权(disenfranchisement)。

  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特朗普在推文中区分了两种邮寄投票方式——“全面邮寄投票”(Uiversal Mail-in Voting)和“不在籍投票”(Absentee Voting), 并指出“不在籍投票”没啥问题。

  其实多数选举研究专家认为,“全面邮寄投票”和“不在籍投票”并没有本质区别,其基本操作方法都是通过邮寄的方式代替现场投票。不同之处在于,“全面邮寄投票”是自动将选票邮寄给所有注册选民,让选民自行选择采用何种方式投票(既可以邮寄也可以去投票站投票)。 “不在籍投票”需要选民向选举机构提前申请,具体又可分为两种:一些州需要选民提供充足的缺席理由(Excuse required absentee voting);有些州则无需提供任何理由,即申即得(No-excuse required absentee voting)。

  在美国联邦制下,选举管理体制是高度地方化的,每个州都有权决定自己的选举组织方式和投票方法,这就导致了各个州在邮寄投票规则方面的差异。

  其中,长期采用 “全面邮寄投票”的有5个州,即科罗拉多、犹他、夏威夷、俄勒冈、华盛顿;由于疫情原因,加州、内华达、佛蒙特、新泽西和哥伦比亚特区也宣布采用“全面邮寄投票”;如此,“全面邮寄投票”共涉及9个州约4400万选民。

  另外41个州采用的是“不在籍投票”,其中7个州要求选民提供某种形式的理由,包括纽约州、印第安纳、德克萨斯等,涉及约4600万选民,其余34个州的选民则无需任何理由申报不在籍投票,包括摇摆州中的密歇根、俄亥俄、宾夕法尼亚等,涉及1亿多选民。

选举的细节|邮寄投票如何影响2020年美国大选?

  图片来源:“Where Americans Can Vote by Mail in the 2020 Elections”,纽约时报

  首先,他认为“全面邮寄投票”缺少对选民资格认证的严格把关,会不可避免地将选票寄给那些没有投票资格或虚假注册的民众,导致投票灌水。不过,统计数据显示,在2016年大选和2018年中期选举中只有不到0.0025%的舞弊案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此外,从上文可见,采用“全面邮寄投票”的州和所涉及的选民数量有限,并且大多数摇摆州(例如密歇根、俄亥俄、宾夕法尼亚、佛罗里达)都采用“不在籍投票”,有选民资格把关,不会对投票结果造成严重影响。

  第二,特朗普担心开放邮寄投票会使得支持者的投票率上升,因为民调显示选民更习惯于且更倾向于采用邮寄投票。但近期几项独立的政治学研究都表明,邮寄投票并不显著偏向某个政党。例如 6月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的一篇研究论文发现,虽然邮寄投票会一定程度上提升总体投票率,但并不会拉大某个政党的投票率优势,也不会影响相对得票率。

  第三,特朗普还声称邮寄投票将遭境外力量干涉,外国势力会制造数以百万的邮寄选票混入美国大选中,破坏选举结果。但是,特朗普自己任命的情报高官否认了这一指控,强调当前美国的投票系统是绝对安全的,有专门的部门和力量在保护联邦大选,邮寄投票被国外干预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所以,并没有系统确凿的证据证明邮寄投票将对特朗普的选情带来显著的负面影响。相反,共和党高层担心,特朗普如果一味贬损邮寄投票将导致共和党选民对邮寄投票产生疑虑和排斥,反而会降低其支持者的投票率,到头来搬石头砸自己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川普支持者当中只有不到20%的选民表示考虑邮寄投票。

  既然“全面邮寄投票”不会对选举结果产生直接的实质性影响,那么特朗普反对这种投票方式的真正原因或许就在于为可能的败选准备“借口”和“武器”,提前铺垫舆论,随时准备攻击。

  指控对方选举欺诈是特朗普的惯用手法,早在2016年大选党内初选阶段,特朗普就指控对手泰德·克鲁兹在爱荷华州初选中作弊。那年大选,希拉里虽然输掉了选举但却赢得了多数的普选票,特朗普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宣称这是因为有3-5百万的非法选民投票给了希拉里。

  不出意外,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会故伎重演,甚至变本加厉。不难想象,届时如果输了,他会说“不是我输了选举,而是和拜登在利用邮寄投票搞选举欺诈”,并据此拒绝承认选举结果。

  这意味什么?如果特朗普输掉选举,他很可能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并美国将拖入政治僵局,甚至引发宪政危机;如果胜选,他或许也会说要不是对方欺诈自己可以赢得更多,并动用总统权力成立“选举公正调查委员会”。当然,拜登也完全可以以类似的理由指控特朗普操控选举。

  如是造成的政治危机或直指西方民主政治的最核心环节,即选举的自由公平公正,以及是否能通过民主选举完成和平的权力交接,这比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就佛罗里达州的“蝴蝶选票”争议引发的选举诉讼要来得严重的多。承认败选(concession)是民主政治得以有效运转的基本前提,也是美国宪政精神的重要体现。王希教授曾经在《原则与妥协:美国宪法的精神与实践》一书中以2000年美国大选为例阐释美国人如何依靠“妥协”精神渡过宪政危。这次大选将如何发展,我们拭目以待。

  如果大家最近看了电影《电力之战》,可能记得里面有段精彩的对话。剧中塞缪尔·因萨尔怒斥爱迪生不择手段地诋毁对手(谎称交流电将致人死亡):“你知道他们是对的,一些小概率事件并不能否定交流电是可靠的。你只是不想输而已(You just dont want to lose)”。类似的话送给特朗普大概也很合适,“你知道他们是对的,一些小概率事件不能否定邮寄投票是可靠的。你只是不想输而已”。


选举的细节|邮寄投票如何影响2020年美国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