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科普网

皮皮虾科普网
分享国内外科学知识
皮皮虾科普网-国内外科学-科技-科普

原常州食药监副局长涉嫌受贿罪一审开庭,辩护

更新时间:2020-09-13 15:50点击:

  2018年4月17日,常州市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杨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消息称,杨猛历任江苏省盐城市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江苏省南通和常州食药监局副局长,于2011年8月退休。

  杨猛“落马”近一年后,2019年3月15日,常州市人民检察院针对本案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记者获得的起诉书指出,常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杨猛涉嫌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职务侵占罪。经查明,杨猛涉案金额共计436万余元,涉及常州和江苏的多家医疗、医药企业。

原常州食药监副局长涉嫌受贿罪一审开庭,辩护

原常州食药监副局长涉嫌受贿罪一审开庭,辩护

  2019年3月15日,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就杨猛案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杨猛涉嫌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以及职务侵占罪。杨猛辩护律师供图

  截至发稿,澎湃新闻获悉,该案已连续开庭四天,庭审程序仍在进行中。江苏法院庭审直播网、中国庭审公开网均未对该案进行线日,杨猛的妻子张爱萍收到常州市监察委员会的留置通知书,告知其杨猛因涉嫌职务违法犯罪被采取留置措施。

  文末简历显示,杨猛生于1954年,江苏滨海人,历任滨海水泥制品厂厂长、滨海县化建局副局长、轻工业局副局长等职务。1998年4月起杨猛进入食药监管系统,先后任盐城市医药管理局副局长、盐城药品监督管理局纪检组长,2005年6月起先后任江苏省南通、常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2011年8月退休。

  杨帆提供的多份父亲向有关部门的手写举报材料中,也提到了上述遭遇,内容无大差别。材料显示,杨猛还曾尝试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希望封存讯问期间的录音录像。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斯伟江称,他和律师仲若辛曾多次向法院请求调取全部录音录像,以证明杨猛受到“刑讯逼供”,却未能如愿;不过部分录音录像已能充分说明,杨猛的有关供述为非法取得,必须予以排除。

  常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2018年9月,杨猛案数罪并案后,由常州市监委会向常州市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管辖权几番调整后,最终仍由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受理审查所有案件材料。

  针对杨猛及其律师的质疑,辩护方庭审记录显示,常州市人民检察院曾当庭指出,杨猛被留置调查后曾做过体检,健康检查表证实其身体健康。随后,其曾因身体不适又到医院体检,结果也显示正常。

  “我们希望法庭可以对杨猛伤情做个鉴定。”斯伟江说,“他(杨猛)整个人很虚弱,从审讯椅上站起来,需要法警搀扶。”

  辩方律师、杨猛及其子杨帆均曾向有关部门反映,经过留置调查后,杨猛的一只耳朵已失聪,双眼视力下降,其中一只眼睛近乎失明,右腿膝盖严重受伤,出现重度前列腺疾病,至今仍在吃止痛药。

  根据常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2004年至2018年,杨猛利用担任盐城药监局纪检组长、常州食药监局党组成员和副局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常州及江苏多家医疗、医药企业在医疗器械生产、经营监管等方面谋取利益;并以常州食药监局副局长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为多家药企在行政监管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非法收受财物共高达406万余元,被指控受贿罪。

  起诉书还指控,2017年4月,已退休的杨猛通过南通食药监局原下属的职务行为,为常州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该公司贿送的3.63万元,属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此外,检方审查认为,2013年至2017年,杨猛在担任常州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负责人期间,采用报销发票等形式非法占有协会财物共约26.51万元,被指控职务侵占罪。

  对此,辩护方认为三项罪名均不能成立,理由除了前述证据违法收集、事实不存在,还包括指控与事实不符,实为薪酬奖金发放、企业提供暂住房、正常报销等行为,与受贿无关、与犯罪无涉。

  其中,检方指控金额最大的一笔,为杨猛2010年向常州国际医疗器械城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岳忠等人索要的一套住房。指控称,2013年8月,杨猛入住直至案发,经常州市价格认定局认定,该房按照2011年3月价值计算为271.2162万元。

  辩方则称,这套住房并不是受贿,只是公司提供的仅住宿的住房:2011年1月,杨猛已不再担任常州市食药监副局长,徐岳忠和杨猛之前曾约定,后者退休后在前者公司全职服务,由公司提供一辆车使用,以及一套房子作为宿舍,即房、车使用均为劳务合作待遇,并未赠送给杨猛;2014年4月,该房还被网签给了第三人。

  辩护方庭审记录显示,杨猛当庭介绍,他在当地的住房问题一直由常州市食药监局解决,包括租金和物业费,自己仅需缴纳水电煤费。至于退休后常州国际医疗器械城提供的住房,自己并无产权,仅在正常上班的前提下才有居住权。

  面对检方讯问入住时是否办理任何手续,杨猛称只签订过物业方提供的格式化合同,但房子并没有过户,而且没有任何人说房子会赠送给他。

  另几笔指控也与徐岳忠有关。检方称,2012年3月至2018年3月,杨猛非法收受徐岳忠以报销发票形式贿送的25.4万余元。辩护认为与事实不符,因为原本就是杨猛在徐岳忠企业实际开展工作的正常报销,其中部分报销尽管借用票据替代,但仍属于公司负责人审查同意的实际支出。

  对于杨猛自2011年起三年内陆续非法收受徐岳忠共39万元的指控,辩护方称其中16万元为薪酬,剩余为公司实发奖金。

  值得一提的是,辩方认为徐岳忠有关证言也应当依法排除,理由是徐岳忠亲属曾在与杨猛的通话中提到,徐岳忠被“逼迫作伪证陷害杨猛”“连续审讯、不让休息”等。不过,检方对该录音并不认可,指出徐岳忠本人已证实没有遭到刑讯逼供,认为录音属于串供。为此,辩方曾申请徐岳忠出庭作证,并请求调取徐岳忠讯问录像,未能成功。

  除此之外,辩方材料还称,检方指控的一项20万元贿款与事实不符,实为朋友间借款,并已退还大部分,也并非指控所称“掩饰犯罪”,与朋友证词一致。此外,辩护材料称,另有至少32万元“受贿”指控与违法收集证据、杨猛受到“刑讯逼供”有关,事实不存在。

  对于前述“利用影响力受贿的3.63万元”,杨猛也曾对辩护律师反映“被迫做出有罪供述”,实为自己和企业负责人是好友,私下互换发票报销。至于职务侵占罪的指控,辩方称所有“侵占”均为协会的正常活动支出。

  在常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杨猛受贿的多家相关企业中,常州钱璟康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璟康复公司”)与杨猛关系颇为密切。

  据辩护律师介绍,杨猛和家属认为,正是杨猛举报这家公司造假以及常州甚至江苏多名公职人员包庇其造假行为,才导致他被抓捕。

  2018年,杨猛曾向有关部门举报称,他和钱璟康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樊金成曾是邻居,并在退休后受樊金成邀请担任公司顾问。但在钱璟康复公司工作期间,杨猛发现钱璟康复及樊金成从事制造虚假医疗器械、坑害残疾人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

原常州食药监副局长涉嫌受贿罪一审开庭,辩护2010年,江苏省食药监局接举报后查实,钱璟康复公司存在六项产品检验报告伪造问题。杨猛家属供图

  据杨猛辩护律师介绍,早在2010年,江苏省食药监局便接举报查实,钱璟康复公司存在多项产品检验报告伪造问题,并建议举报人向政府采购部门或公安机关反映。当年常州市武进区药监局的调查笔录中,钱璟康复员工承认伪造是个人行为,随后这名员工被公司开除。

  但2016年,该员工再次被警方调查。记者获取的笔录信息显示,该员工自称原本是常州市武进区食药监局的公务人员,2007年离职后在钱璟康复帮忙做些杂事,之所以承认个人伪造报告,“可能就是帮老板扛责任”。

  该事件在常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中形成了其中一笔指控。检方称,2009年至2012年,杨猛利用担任常州市食药监局副局长职务便利,为钱璟康复在协调化解公司工作人员私自涂改检测报告造成的不良影响,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樊金成贿送的财物16.37万余元。辩方认为该指控“与事实不符”。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证监会官网显示,钱璟康复曾于2015年、2017年两次提交招股说明书申请。2017年第二次提交时,说明书披露了三起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员工行贿国家公职人员的案件,并将其归为“无法完全避免的个人因素”。三起案件的作案时间跨度从2011年至2015年,最高行贿金额达35万元。


原常州食药监副局长涉嫌受贿罪一审开庭,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