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科普网

皮皮虾科普网
分享国内外科学知识
皮皮虾科普网-国内外科学-科技-科普

智库理论动态丨减税能促进企业创新吗(外四则

更新时间:2020-09-14 14:32点击:

  企业是国家创新体系的主体,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力量,其创新能力的提升有助于推动经济健康可持续高质量发展和加快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同时,创新决定了企业的生存能力、市场价值和竞争优势等,是企业长期稳定发展的内生动力。

  企业的创新活动具有投入大、周期长、风险高等特点,需要充足、稳定、持续的现金流作为保障。在影响企业创新的因素中,由于税费是政府从企业生产经营收益中拿走的部分,直接影响企业现金流,一直是学术界和政府决策层关注的焦点。世界银行公布的《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的“纳税”指标排名为190个经济体中的第105位。

  自2015年底,政府开始推行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为五大任务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减税降费作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2017年,我国减税降费规模超过1万亿元,2018年约1.3万亿元。为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费负担,使企业不再“负重前行”,而是“轻装上阵”,2019年我国出台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措施,全年累计新增减税降费超过2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2%。

  目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减税能否促进企业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鉴于此,研究减税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及其影响机制,对提升企业创新能力、提振宏观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本研究利用1998至2007 年中国工业企业微观数据,以企业专利申请数衡量创新产出,将2002年开始实施的所得税分享改革(即将原属于地方政府所有的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变成中央地方共享税)视为一个准自然实验,考察减税对企业创新的影响及其机制。所得税分享改革使地方政府的税收征管权与收益权分离,征税的边际成本大于边际收益,从而对地方政府的税收努力产生了负向激励,并在微观上导致在地税局缴税企业的实际有效税率显著低于在国税局缴税企业,因此所得税分享改革对在地税局缴税企业具有减税效应。

  本研究发现:第一,所得税分享改革后,相比于在国税局缴税企业,在地税局缴税企业的创新产出有显著增加,说明减税对提升企业创新水平具有积极作用;第二,核算表明,税率每下降1%,企业的发明专利申请数量约增加0.783件。第三,在所得税收入增长更快的地区,地税局缴税企业的创新水平更高,表明减税力度越大,企业创新水平提升越明显。第四,地税局管辖的私有企业创新水平显著高于国税局管辖企业,地方国有、集体企业创新水平与国税局管辖企业差异不显著。第五,影响机制检验表明,减税能够显著缓解企业融资约束,使企业将更多资金用于研发投入,增加创新产出。

  (本文原题“减税能促进企业创新吗?——基于所得税分享改革的准自然实验”,原载《财政研究》2020年第8期。作者高正斌、张开志、倪志良。)

  2011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开始出现下滑,从2011年的9.6%下降到2017年的6.8%、2018年的6.6%,再到2019年的6.1%,经济增速下滑使实体经济面临严峻挑战。

  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和新一轮的国际减税浪潮,2015年11月,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后我国陆续出台以“税收减免”和“取消或停征行政事业性收费”为主要内容的“减税降费”政策措施,规模从开始每年约5千亿元到2018年的1.3万亿元,再到2019年的2.36 万亿元。

  2019 年3 月21 日,财政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三部门颁布《关于深化增值税改革有关政策的公告》,内容包括下调增值税税率、试行期末留抵税额退税制度等。2019年5月1 日,《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正式执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高于16% 的,可降至16%;低于16%的,研究提出过渡办法。

  从理论上讲,以降低增值税税率为主要措施的增值税改革,一方面可以通过“价格效应”增加企业利润,直接提升企业价值;另一方面可以通过“税负效应”间接减轻企业税收成本,同样有利于企业盈利能力和企业价值的提升。相比增值税税率降低对企业价值产生的双重提升,社会保险费费率降低是实体经济降成本的直接手段,能提高营业利润与企业价值。

  本研究通过事件研究法,测算上述《公告》发布及《方案》的执行对我国上市制造业企业收益率的影响,利用股票市场的反应来评估减税降费的政策效应。

  本研究发现:第一,增值税新政显著提升了上市制造业企业收益率,且相较高技术制造业,中低技术制造业的平均累计超额收益率变化幅度更大;第二,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对制造业企业的收益率产生了正面效应,且对广东、浙江以外的企业提升效果更显著。

  本研究弥补了有关减税降费政策效应的实证研究相对不足的缺陷,提供了来自资本市场的直接经验证据,对减税降费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本文原题“减税降费与企业价值——来自上市制造业企业的证据”,原载《税务研究》2020年第8期。作者杨森平、刘晓瑛。)

  在我国经济部门构成中,小微企业是推动国民经济发展和促进市场繁荣的重要力量,在保障就业和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发挥着突出作用。我国政府高度重视小微企业生存发展情况,2018年以来,面对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剧的局面,中央政府制定实施了多项减税降费政策。

  一是深化增值税改革。二是调整税率结构,扩大个体工商户经营所得级距,各档的应纳税所得额标准提高2至5倍不等。三是调整进出口税收政策。简化税率结构,调高出口退税率,调低工业品和日常消费品进口关税。四是加大企业所得税优惠力度。

  一是对小微企业进行普惠性的税收减免,放宽小微企业认定标准。二是继续深化增值税改革。三是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标准。城镇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中,单位负责缴费的比例高于16% 的要调整到16%。四是加大初创科技型企业优惠力度。

  得益于以上措施的有效实施,2019年前三季度,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新增减税规模为1827亿元,其中734亿元来自小微企业认定标准的进一步放宽,507亿元来自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印花税(不含证券交易印花税)、耕地占用税和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等地方税费叠加优惠政策。

  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出台后,宏观税收增速的确降低了,但小微企业税收负担是增是减,业绩是否因政策红利而改善,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效果如何评价等,亟需学界深入研究。本研究利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内西部省份的小微企业相关数据和沪深主板内西部省份的上市公司相关数据,评价了减税降费政策对小微企业的减负效果。

  本研究发现:减税降费减少了西部小微企业的税负;从偿债能力、营运能力和盈利能力三个方面选取指标具体分析,减税降费没有显著提高西部小微企业的业绩水平。

  (本文原题“减税降费政策使小微企业获益了吗——来自西部省份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原载《税收经济研究》2020年第3期。作者房飞。)

  小微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促进经济发展、稳定社会就业、激发创新活力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由于自身规模较小等原因,小微企业在融通资金、吸引人才、研发投入、规模经济等方面存在较大劣势,尤其在当前外贸承压、增速放缓的宏观经济形势下,其发展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为营造更好的税收环境,支持小微企业发展,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2019年1月发布《关于实施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的通知》。这份文件扩大了小规模纳税人、小型微利企业、创业投资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的受益面,惠及全国95%以上的纳税企业,主要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其他税费三方面降低小微企业的税费成本,着力增强小微企业发展动力,激发微观主体经营活力。

  准确评价上述政策对小微企业的影响,对进一步调整政策方向及完善政策体系具有重要意义。本研究基于全国3010家企业样本在政策实施前后四期即2018年第三、四季度和2019 年第一、二季度的财务和税收数据展开分析,结果显示:本轮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实施后,小微企业在降低税负、提高盈利、促进投资、技术进步等四个维度的表现均优于非小微企业。

  这一发现表明,政策取得了良好的实施效果,小微企业切实享受到了政策红利。从企业层面看,政策的实施降低了小微企业的创新成本,增强了小微企业的发展动力;从市场层面看,政策的实施有利于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稳定就业和提振市场信心。

  (本文原题“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效应分析”,原载《国际税收》2020年第7期。作者李旭红、杨武、陈晶晶。)

  我国宏观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由外需拉动经济增长的方式将逐渐转变为由内需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式,内需推动亦将逐渐由投资驱动转变为由消费驱动。在当前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的过程中,需要通过中高端消费培育经济新增长点,通过消费扩容升级形成经济持续发展新动能,增强消费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消费数据,2003至2018年间,汽车及汽车燃料的销售额在七大类别产品(家装建材、电子电器、汽车及汽车燃料、医药器械、文体娱乐、纺织服装、食品饮料)销售总额中的占比始终处于45%以上的较高水平,最高时甚至超过65%;近年来,食品饮料及衣着服装等类别产品的销售额占比亦小幅上升;与之相对的是,文体娱乐、医药器材以及电子电器等类别产品的销售额占比整体呈下降走势。通过消费的扩容升级增强消费,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紧迫性和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2013年至今,特别是十九大以来,在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宏观调控思路指引下,各级政策积极推进以减税降费为核心的积极财政政策,降低企业生产经营的制度成本,激发企业活力。在此背景下,社会各界均逐渐开始重视减税降费是否成功实现了消费的扩容升级。本研究基于31 个省级行政地区在2014至2018 年期间的统计数据和抽样调查数据,实证检验减税降费措施是否显著促进了我国居民消费的扩容和升级。

  研究结果显示:减税措施可显著促进消费扩容和消费升级,其对消费扩容升级的边际效应随着消费扩容升级进程的发展而持续改变;与减税措施对消费扩容升级的显著促进作用相比,降费措施对消费扩容升级的影响并不显著。

  现阶段,我国正由低附加值的加工业向国际产业链中上游高附加值的高新技术研发加工业跃升,由对外贸易形成的国际需求对我国经济增长以及收入提高产生的推动力正在下降,而由国内消费需求形成的推动力正在增强。财政政策是我国宏观调控的支柱政策之一,随着国家财政支出对公共服务支持力度的增强以及政府债务水平的提高,通过减税降费措施促进消费扩容升级是实现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亦是可行之策。


智库理论动态丨减税能促进企业创新吗(外四则